您的位置  首頁 >> 教師園地 >> 師德師風 >> 愛崗敬業 >> 正文
東方市江邊鄉的“年輕”老師:為孩子燃盡青春
[來源:國際旅游島商報 | 作者: 加高 | 日期:2012年9月7日 | 瀏覽5450 次] 字體:[ ]
    江邊鄉,它是東方市最荒僻的鄉鎮,藏在層層的大山之中,離市區有70公里,每天只有兩趟班車,鄉里沒有一家銀行。根本不用臺風來襲,只要稍微刮點風下點雨,這里就會無車、無電、無水、無菜。9月5日,也就是新學期開學的第二天,商報記者驅車經過大天鎮、東河鎮,繞過一座大山,轉過20多道彎——期間車子幾度險些滑下山坡——終于來到了這個叫“江邊鄉”的地方。這里陶淵明看了或許會覺得宛如世外桃源,而對于凡夫俗子的我們,腦海里只會蹦出這樣一個詞:窮鄉僻壤。

  這里居住著6000多位黎苗族同胞,還有江邊中心學校的一群“年輕”老師。

   “年輕”是他們的校長文紹揚用的形容詞,因為相比已近知天命之年的他,老師們確實年輕。只是,大部分的老師在上世紀90年代就已來到這里,最早的1983年就已至此,40歲上下的他們其實已經不再年輕,而那些飛逝的青春,每一點,每一滴,都獻給了這座大山里的孩子們。這些年中,他們從未向主管部門提出調離,他們一生中最好的年華,就這樣默默地扎在了山水之間,種出的是山里人的明天與希望。 兩面簡單的水泥墻圍成的校園,一棟兩層高的教學樓,幾間簡陋的教室,一面鮮紅的國旗;在最大的一間房子里,一邊堆放著雜物,一邊是老師在備課——這里就是江邊鄉中心學校,即便在簡陋的校園中央,仍有一面國旗在高高飄揚。

2008年,周麗春由昌江私立學校轉到東方市江邊鄉任教。周麗春在縣城生活了幾年,忽然轉到偏遠山村,那時的她根本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——沒水、沒電,更不敢奢望有網絡,連洗澡都得去水溝里取水。無法適應環境的她甚至一天只吃一頓飯,沒想到雪上加霜的是,當時已經交往幾年的男朋友根本就不體諒她,選擇了離她而去。

  當時,她真的想干脆就走了吧,可每當孩子們圍著她叫著“周老師,這道題這么做?”“周老師,那是怎么回事兒?”時,她再也狠不下心拋下他們。對她來說,這一聲聲用普通話說出來的“周老師”早已勝過千言萬語,是她最大的驕傲。

  在一開始上課時,她與黎苗族的孩子們基本無法用語言溝通,孩子們只會講黎話、苗話,而她又不懂黎苗話,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與孩子們交流,教孩子們一點一點地講普通話。而現在,孩子們終于都能流利地用普通話與人溝通,那一聲聲“周老師”不正是她的汗水與心血嗎?你能背叛你的理想與努力嗎?

  幸運的是,她在這座大山里收獲了真正的愛情,她認識了如今的男朋友,同樣是這所學校的老師。“因為志同道合,我們的愛情更快樂,也會更真誠。”她說道。

  不知不覺中,她在這里已經呆滿4個年頭了,她無比堅信自己當時的選擇是對的,“我的堅守能給孩子們帶來更多的歡樂,這就足夠了。我想培養更多的孩子成才,這讓我心里感到欣慰,為了這個,再苦再累,我也要當這個‘孩子王’。”

  無獨有偶,1997年分派到東方市江邊鄉的陳玉光老師,一心為了江邊中心小學,為了孩子們,他心甘情愿地領著每月區區的1000多元工資。當時他的愛人是當地有名的農業種植戶,她苦苦勸說他放棄鄉村教育崗位,和她一起從事農業生產,這樣一年下來,收入4萬元不成問題。可是他為了這里的教育事業,拒絕了愛人的請求,他舍不得離開這些孩子。就這樣,他的妻子毅然和他離了婚,帶著孩子離開了東方,去了咫尺天涯的海口。 為了不再遭受打擊,他始終沒有再找對象,全身心投入到山區孩子的教育中。為了讓孩子們早日走出這片貧窮的大山,也為了這片大山早已脫離貧窮的面貌,至今他仍在奮戰不息。

  16年堅守山區只為把孩子送出大山

  “1997年,我從通什(現五指山市)民族師范學校畢業,當年剛20歲,有的是激情,有的是熱血。”劉杰回憶往事,依然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堅守在山村足足16年。一直以來,他都任教語文和思想品德課,不過一開始,他要做的卻是家長們的思想教育工作。那時候,在任教之外他還得“包村”,就是一家一家地去找,讓家長送孩子們上學——由于這里經濟欠發達,不但經常有學生拖欠學費,有的家長甚至不讓孩子上學。為了做這些家長的思想工作,他不知踏破了多少門檻。直到2007年,借助“兩免一補”政策后,劉杰的奔波終于迎來碩果,家長們不但主動給孩子報名入學,當前全鄉(江邊鄉)入學率已達100%,甚至有些學生還為了充實自己,而購買了學習工具和輔導書,這在他剛來之時是根本無法想象的。

  這16年里,他是否動搖過?是否想過調離這個窮鄉僻壤?“沒有是騙人的。”劉杰很坦率地告訴記者,在16年的堅守山村教學生涯中,有過心酸,有過困惑,有過艱辛也有過坎坷,但是雖然有離開的想法,但都轉念即逝,他從未糾結過。

  1998年前后,為整合教育資源,江邊鄉有一所偏遠的山村小學合并,領導曾問過他是否要調到縣城學校任教。當時,他已在江邊鄉工作兩個年頭,早已習慣了當地遠離喧囂的安靜。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,他已融入到了江邊的山山水水,每當逢年過節時,孩子們都會送給他年糕、芒果,還會邀請他到家里過節,山村淳樸的民風讓他深深地愛上了江邊這片“凈土”與這里的孩子們。

   “看到他們求知的愿望,我選擇堅守,我想看到親手教出的學生一步一步走出大山。”劉杰堅定地說,字字鏗鏘。 他們堅守守來了希望,這里每年都有學生考上市里的重點高中、初中,都能聽到江邊的學生考上一本、二本的消息,甚至他教出的學生也走上了教師崗位,繼續著劉杰他們的理想。

來時20歲如今已華發早生

  江邊鄉中心學校校長文紹揚是一名共產黨員,1983年20歲的他來到這里時年華正好,現在,逝者如斯,不舍晝夜,他的頭上已隱約可見華發偷生。

   “的確,江邊鄉的教育比不上其他鄉鎮,當前,能堅持下來的教師都是好樣的。”文紹揚說,每天由江邊發往八所的班車只有兩趟,上午8點、10點各發一班,可上午老師都有課,下午部分教師沒課想回家看看老人孩子,卻又沒有班車,有的一個星期甚至一個月才回一次家,交通的不便利讓這里的教師與父母分開、與親人分開,甚至夫妻分居。他堅信,能忍受這樣的煎熬而仍然對這里的孩子們不離不棄的,正是山村教育的希望所在,“能留下來的都是好樣的。”

  他也為了留下教師而費心竭力,“做什么事都是如此,留人要留心,只要心里安定,人才能安穩地工作,不斷地創造出奇跡。”為此,他采取多種獎勵機制,獎勵業績突出、優秀的教師,以此提高教師的積極性,逐步提高整體教育質量;每當分下來一批新教師時,他都會苦口婆心地闡明一個道理:“既然選擇了教師這一職業,既然選擇了做一名山區教師,就要做好吃苦的準備,就要做好奉獻的準備,腳踏實地,勤勤懇懇地做好每一天的工作,憑著對工作的盡心,帶著對未來的信心,滿懷激情一路向前。” 而談起自己為何能堅守山村26年時,文紹揚說,教育工作到哪里都一樣,到哪里都是教書育人,只要將本職工作做好就行,而這也是一個共產黨員所應該做的,“我們不就應該是大家的表率么?”一份耕耘,一份收獲,這26年間,他接連榮獲市“十佳校長”、全國希望小學優秀教師、“模范校長”等殊榮。

  各界施援學校收獲累累碩果

  江邊中心學校創建于20世紀50年代初,2008年8月,根據江邊鄉教育發展需要,中學撤并,江邊中心學校改制為九年一貫制學校;2009年9月,江邊中心學校初中部撤并到東方市思源實驗學校,江邊中心學校自此承載管理江邊鄉小學教育教學工作。目前,在校小學生共有800多人,教職工80人。幾年來,在社會各界人士慷慨捐助下,江邊鄉的辦學條件有了較大改善,目前擁有兩棟兩層學生宿舍樓,1棟學生食堂,兩棟教學樓,多媒體教室1間,電腦室1間,基本普及農村遠程教育。

  近幾年,江邊中心學校入學率有了較大的提高,特別是實行“兩免一補”惠民政策以來,群眾思想逐步提高,學校從原先的發動入學轉變為家長主動送子女入學,入學率達到了99.8%;小學6年級畢業統考,江邊鄉中心學校連續3年榮獲山區片總評第二名,每年年級抽樣檢測學校都榮獲山區片總評第一或第二名。 學校教師也收獲諸多榮譽,2008年9月,陳玉光老師被評為我省優秀教師和模范班主任,并當選為省第四屆人大代表,文紹揚校長被評為東方市“十佳校長”;2009年陳玉光和陸少偉老師被評為升級骨干教師,劉杰等4位教師被評為市級骨干教師;2010年東方市小學語文青年教師素養大賽,趙廷興老師榮獲二等獎;2011年海南省中小學教師理論論文評比活動中,符貴興教研榮獲數學科三等獎……

  后記

  “仰天大笑出門去,我輩豈是蓬蒿人”這是李白的詩,他問自己,也問所有人:“我們怎么能夠做一個庸俗的人?”

  雷鋒也問過類似的問題:“你既然活著,你又是否為了未來的人類生活付出你的勞動,使世界一天天變得更美麗?我想問你,為未來帶來了什么?”

  在你面對問題猶豫不決的時候,江邊鄉中心學校的老師們已經用生命做了回答。他們沒有被紙醉金迷所誘惑,沒有被城市的五光十色所俘虜,他們的信念像朝天豎立的石碑一樣堅硬而莊嚴,他們甚至告別了家庭的溫暖,愛情的甜蜜,踏上這艱苦的求道之路。

  他們的道是什么?當然是教育,他們不是為升學率而耿耿于懷,而是為孩子的未來鞠躬盡瘁。他們真正地在詮釋什么是陽光下最偉大的職業,詮釋的方法就是愛,就是奉獻。他們告訴每一個人,如果你愛上一片土地和那片土地上的人們,你真的會為他們奉獻出你宛如珠寶的青春,并為之無怨無悔。 光榮在于平淡,艱巨因為漫長,即使他們一直默默無聞,他們為了理想與信念而揮灑于此的青春,在陽光下依然可看見其中那轟轟烈烈的熱血。


責任編輯:admin

相關文章

  • ·沒有相關文章

相關專題

  • ·專題1信息無
  • ·專題2信息無
鼎顺彩票 345彩票 | 达令彩票 | 姚记彩票 | 彩八彩票 | 玩彩网彩票 | 万彩吧 |